北京对于烟花爆竹燃放管理收紧后

2020-01-12 07:29

从禁放到限放,北京对于烟花爆竹燃放管理收紧后,销量也随之下滑。据初步统计,今年北京春节期间烟花爆竹销售量再降约2-3成。在烟花爆竹燃放逐渐淡出民众年货消费圈的同时,辉煌一时的烟花爆竹企业有的还在本行业中徘徊,但却寻找与其他行业合作增值的机会,有的却毅然抛弃花炮事业,走上了装饰装修甚至互联网金融的道路。

虽然更名后的熊猫金控披露公告称,该公司去年业绩预增,2015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同比增长50%以上。但业界却仍有不少声音认为熊猫烟花转做互联网金融前景不乐观。有分析人士甚至认为,熊猫金控可能会步湘鄂情的后尘,盲目追逐当下所谓热门却与自己本行相去甚远的领域,担负高于同行多倍的风险。

面对遇冷的市场,烟花爆竹企业选择的出路却大相径庭。2013年,北京烟花爆竹市场经历了解禁八年来的“首冷”,过低的销售量让北京不少烟花爆竹销售点的摊主未过“破五”就开始甩卖货品。

该人士表示,此前,熊猫烟花也如同湘鄂情,一度进军当时最火的影视业,没过多久就中止,这次又再涉足互联网金融业。公司在跨界转型升级时将面临诸多挑战和风险,诸如金融业务运作、投融资策划及金融服务等方面都缺乏管理经验、缺乏专业人才,公司是否转型成功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燕龙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燕龙现在已经不再生产烟花爆竹产品了,而是全面转向了圣诞装饰领域,为个人及商家提供圣诞装饰产品和相关打包服务。该负责人表示,近六七年,燕龙感受到了烟花爆竹行业的滑坡,早早的开始寻觅新业务,并将眼光放在了同样是季节性较强的圣诞装饰领域,“燕龙出让了原有的烟花爆竹存放库房,目前已经没有花炮产品存货了,大多数时间都是承接圣诞装饰的生意”。上述负责人表示,燕龙不生产装饰产品,而是进货后销售并代为布置、装饰,打包服务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上百万元不等,去年该公司已经接到了几单大兴区酒店、商务写字楼的圣诞装饰生意,经营规模较以前做花炮时虽有减小但并没缩水太多。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烟花爆竹主攻外销也悄然成为了部分企业维持生计的手段。

在烟花爆竹行业中,除了“执着”于老本行的企业外,还有一部分企业毅然开拓了与原领域截然不同的道路。其中,近年已经在北京市场上销声匿迹的原北京三大烟花爆竹企业之一的燕龙就一头扎进了圣诞装饰市场中。

此外,更令人意外的是,从2014年7月,熊猫烟花就推出了p2p网贷平台,此后业界开始有传言称熊猫烟花将整体转型,并更名为熊猫金控。当年,熊猫烟花创始人赵伟平就在烟花行业金融研讨会上透露,熊猫烟花未来将把金融作为主要业务。最终,去年熊猫烟花坐实更名事项,跨行直接转向了互联网金融领域。

有烟花爆竹行业从事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虽然今年北京花炮销量降幅相比往年有所减少,但这也是由于这一行业已经降至相对谷底的状态,继续下降的潜力不如开始那么大了,但叠加前几年的降幅,这部分损失对于烟花爆竹企业来说仍然是不小的负担。而在民用烟花爆竹产品方面,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原本与熊猫烟花“三分天下”的逗逗、燕龙烟花基本已经全部退出北京市场了,只有熊猫还坚持着最后一道防线。

今年是北京“禁改限”的第11个春节,据统计,截至2月13日24:00,今年春节期间北京全市烟花爆竹共销售16.9万多箱,比去年下降了1.17%,实现了连续五年销量下降。而且,集中燃放持续的时间也比往年明显缩短。预测到了这一趋势,今年北京烟花爆竹销售网点数量“缩水”两成多。可见,烟花爆竹企业如果还继续坚持单一经营“本行”将难以为继。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最直观感受到这一变化的、北京花炮市场占比最大的熊猫烟花此后仍然坚持一定的占有度,并且开始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活动、节庆焰火表演方面,比如承担了2014年apec欢迎晚宴的焰火表演的部分负责任务等。

除熊猫烟花外,其他选择继续“留守”烟花爆竹市场的企业也纷纷从别的角度谋出路,其中,与影视、动漫结合成了部分商家的选择。前几年,业内有消息称,逗逗烟花选择与影视公司进行跨界合作,推出《北京爱情故事》等作品的独家电影定制主题烟花。